Andy★

已经快变成专待冷坑的呢。Andy

是个文手,副画吧 但都很水
时不时会语废x
Emmmmm不太敢回复评论【反而比价乐于给别人留评论

总之,欢迎勾搭8。

[工炼]你们是不是背着大家在一起了?!

  

—主工炼,隐藏cp游刺

—私设一大堆

—很水且质量很差,很难吃的粮  

—私设一大堆警告。

  

  ——工程师和炼金术师这两人是不是偷偷在一起了

      游侠第不知道多少次这么想着。

  今天本来应该是他和工程师,炼金术师的三人闯地牢这种让他感到一阵兴奋的事情,但游侠没想到,他所期待三人闯地牢变成了三个人的电影,他——游侠——还是没有姓名的那一个。

  游侠当时发现这个事实时内心是拒绝的。

  在刚进入地牢时,气氛就已经有点不对劲了。炼金术师没像之前那样站在他旁边跟他讲一些对工程师意见十分大的悄悄话,反而是表情不自然地站在进场时的位置,甚至是…站的离工程师有点近…?游侠起初还当他是昨晚没休息好,就没怎么深入思考,依旧兴致勃勃地对着两人说着话,然后提着他的干将莫邪率先翻滚进场。

  再然后,他就……

      ——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再一次的翻滚,用干将莫邪三两下地搞定身边的小怪后,游侠决定去帮帮另外两人。但就在他笑盈盈地转过身准备俯身翻滚到两人其中一个人身边去帮忙,他发誓他看见了他认为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之一——炼金术师扔出的三个药瓶子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摔碎在了工程师的左侧,绿色的液体蔓延开来刚好帮工程师解决了那几只小怪。游侠甚至还看见工程师向炼金术师那边轻微地点了点头(其实说实话游侠也不能确定那算不算点头,但他确定工程师头里面装着的液体往前晃动了几下。)

  [OMG!!]游侠在心里尖叫出声。

  他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一般这种情况他都是会开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然后炼金术师会有点小小的恼怒并装作要毒杀他的样子,可是现在,自己亲眼目睹了自己认为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之一——平时会挖苦工程师的炼金术师帮工程师解决了麻烦!!那可是有些严重记仇心理的炼金术师诶——!!!

  [耶稣在上啊!]游侠又一次在心里尖叫出声,直到“完成”的图标毫无遮掩的出现在了他们三人的上方,他才强迫自己不要再想这两人之间的怪事。

  可翻滚时差点脸部刹车的这种对于自己来说十分严重的失误告诉他——自己根本不可能会不好奇这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嗯,出于自己算是这俩好友的关心...好吧其实就是他好奇心快压制不住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能让平常挖苦工程师的炼金术师去帮工程师解决掉麻烦呢?!

  游侠简直想立马去深究这个问题,但他又想到了自己深究后的生命危险,他还是决定

       ——当作看不见吧。

  毕竟眼不见,心不烦。游侠这么想着,翻滚到了离两人远一点的地方

  然而事实证明,他——是不可能眼不见心不烦的。

  不是他故意去看,而且他不得不将目光放在他俩身上。

  游侠熟练地一个翻滚到目标面前,随后炼金术师和工程师之间的互动忍不住让他将眼神转到那边去——那边还是满护甲的炼金术师还拿着那把“泡泡枪”打着敌人,也许是打的太认真了吧,以至于他还未发现身后的子弹?但那不是重点。当时不知在何处的工程师先生(根据游侠回忆当时工程师可能离炼金术师有那么一丢丢远8,虽说其实他自己离炼金更近一点来着),一个转身就冲了过来然后硬生生地挡住敌人的子弹,将自己的护甲狠狠地减了四格。

  游侠:???

  举起干将莫邪的手一下子就停顿在了头顶,游侠颇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然后被面前的小怪乘机糊了一脸的子弹。

  游侠护甲-4

  ——哇,这两人怎么回事???

      游侠十分疑惑地皱着眉,翻滚前去增加暴击解决掉刚刚糊了自己一脸子弹的小怪,等“完成”的图标显示出来之后,他神情复杂地盯着低头用兜帽遮着自己脸好偷瞄工程师的炼金术师陷入了今天不知道多少次的内心思考。

  “游侠…?你在发愣啊。”

  炼金术师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了他,口中说出询问的话将游侠从思绪里拉回现实。被叫到的人偏过头去对上了炼金术师那一对翠绿的眼瞳,还是忍不住叹了口在炼金术师听来意义不明的气,还念叨了一会“重色轻友”“友大不中留”之类的话,听的炼金术师只能摆出一副“你特么能说人话吗”的表情。

  “喂喂喂,你正常点啊?!”

      “啊?喔喔喔!我自言自语而已啦别拿药瓶子。”游侠看着炼金术师将手伸到身后的这种熟悉动作便迅速地举起自己的双手示意“投降”,也许是声音有些偏大让原本在等着他们去另一房间的工程师转头向这边看了过来(也许是他脑袋里那些液体的倾斜程度判断的吧x)。“你不!要纠结我刚才在说什么了!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去下一层了!”

  “……”后者听见游侠的话后神情复杂,眼神都跟在看精神错乱病人一般。

  “不是...传送门那个房间还没出现呢。?”

  “!?是,是吗?!”

  ——哦豁,丢人死了8游侠你。

  

  经过好几阵的打打杀杀,红桶蓝桶炸来炸去的过程后,三人站在boss房前,都陷入了沉默。

  “呃,那个...炼金还有,工程师?”游侠终究还是压不住发自内心的好奇,支支吾吾地还是叫出来自己旁边两位队友的名字。

  “嗯?咋了?”炼金术师没回答他,倒是工程师先反应了过来。

  游侠刚想开口,但话到了嘴边却又脱不出口,他用指腹摩挲着剑柄微低着头思考着怎么委婉问出来这种颇有些奇怪的问题,过了一分钟左右,游侠决定干脆心一横直接问出来得了,在能满足自身八卦心理的前提下,被队友打死算什么呢!【。

  “你们是不是背着大家在一起了!?”

  问题脱口,三人之间的气氛突然冷了下来,被提问到的两人都转头面对着游侠,让游侠不免感到一阵有些毛骨悚然的凉意。

  “啊,你们...怎么没反……”     

  “没有!!”

  游侠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两人意外默契的一致回答给吓得堵在了声道那。游侠看着两人,半张着嘴也没说些什么,随后便露出了一副“你觉得我会信你们吗”的表情。

  “我不可能跟一个饮水机在一起的。”炼金术师往下拉着自己的兜帽,试图遮住自己的脸。他声音偏大地对游侠辩解着自己和工程师的关系,还恶狠狠地瞪了眼站在自己右侧的工程师。

  工程师:Σ

  另一位被提问到的人——工程师在炼金术师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时,像是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工程师偏了下头,他脑袋里的液体顺着他的动作倾斜到了一边。

  “虽然没有,但我还挺喜欢炼金术师的。”

  “?!?!”

  游侠的面部表情突然变得十分狰狞了起来,他沉重地拍了拍还没反应过来愣在那里的炼金术师。真是友大不中留呀!游侠悲痛地想着,他感觉自己并不存在的心肌梗塞都要犯了。

  他当初为什么要跟这两人刷地牢呢?!

  游侠:假装捂心口.JPG

  “炼金术师,工程师会好好对你的!”

  “?!我才没跟一个饮水机在一起啊!”终于消化完工程师说的话的炼金术师抬手就给了游侠一个手刃。伸手扯过一旁工程师的领子,炼金术师看着面前透明材料装着的液体轻幅度的摇晃着,不禁又恼怒了几分:“工程师你说话搞清楚意思先,刚才什么意思?”

  “我实话实说呀。确实挺喜欢你的。”工程师摊着手看上去有些无辜地回答着炼金术师的问题。

  游侠:????【捂心口

  听着工程师的话,炼金术师也不知还能说这家伙些什么,反而他听的脸一阵发烫。他颇有些绝望地扯着自己的兜帽在咬牙切齿着地说着些什么,最后干脆双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脸蹲下让自己冷静一会。

  游侠再次痛苦地捂着他的心脏处,后背紧贴着墙试图离这两人远点并悲伤地留下了泪水。

  ——这两人绝对有奸情!!

      游侠捶着墙壁愤愤地想着

  

  

  第二次一起去地牢时已经是上次的几星期后了。

  地牢还是那个地牢,三个人还是那三个人,三人电影还是那部三人电影,没有名字的第三个人也依旧是游侠他自己。

  游侠抱着他的干将莫邪留下了痛苦的泪水。

  可该闯的地牢还是得闯的,虽然游侠已经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这两人来了。

  自己依旧是率先翻滚进场的那位,手刃掉几只堵在门口的小怪后,游侠再次翻滚,到了房间较里面的地方,拿着干将莫邪微微偏过头看向工炼二人的方向——两人这次站的位置意外的近,都不用帮忙挡子弹直接帮对方解决掉小怪的那种距离。

  工程师貌似说了些什么(游侠只是听见了一点声音,毕竟他站的位置离这两人较远),没一会儿炼金术师就扯着嘴角笑了起来。

  游侠看着他们有些感兴趣地惊呼一声并挑了下眉毛。

  又是好几轮的打打杀杀,红桶蓝桶到处炸,三人站在boss房前,跟之前的那局一样不知为何都保持着沉默,除了炼金术师和工程师站的近了一些除外。

  游侠转头看着他俩,像之前那局一样发出了问:“你们,是不是背着大家在一起了啊?”说罢,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

  “我来回答好了。”

  炼金术师这次先开了口,他径直抓起一旁工程师的手,并举了起来——十指相扣。炼金术师轻笑了一声,十分肯定地回答了游侠这个问了第二遍问题。

  “是的。”

      “我和工程师背着大家在一起了。”

  说到后半句,炼金术师特地加重了语气,一旁的工程师对着游侠耸了耸肩。

  游侠:痛苦捂心口。

  

  

  

  “说好的绝对不跟饮水机在一起呢?!”

  听完游侠(自认为)的回忆,刺客不禁给炼金术师盖上了一个"真香"的称号,并在心底笑炼金术师不矜持好几遍。

  "我哪知道炼金那家伙的性取向啊..."

  "啊,等等哦,你半夜叫我起来就为了听你发牢骚吗?!"

  刺客皱着眉头指着墙上挂着的钟,钟上的时间正好停在12:00。游侠托着腮,不满地回喊着“难道你不愿意听吗”之类的话,然后就受到了刺客的手刃。

  “而且我也不是只发牢骚而已啊。”

  “你还想大半夜的干嘛啊?”刺客再次指了指墙上的钟。

  “我只是想说——”

      “工炼都在一起了,那我们也公开吧!!”

  

  刺客:啊???

  

  

TBC(?)

  

狂战士到底是被谁毒死的!?

—cp元素不强有也只是工炼和游刺
—emmm很水,故事情节很乱。
—难吃的粮。  

  

  狂战士被人毒害了。

  游侠现在感觉浑身不自在,他抬眸去看大家,大家都一致保持着沉默,像是心有灵犀一般不打破现在这诡异的气氛。狂战士他就倒在桌子旁边,手边是洒了的茶水,在前几秒这家伙还在大笑着,谁知几秒后他竟倒下,面色苍白,呼吸也停止了。

  大家心里难免都是有些恐慌的。

  抬起手随意地理了理自己的一头粉毛,眼神随意一瞟便对上了刺客的眼神,游侠一下子愣住了。

  ——是谁毒害的狂战士呢?游侠忍不住想。

  现在这个局面他也不好再继续看他最爱的电视剧,他只好先在电视机前的地板上坐了下来,没过多久游侠就听见了一些人细小的讨论声和哽咽声,无非都是对事故的突然出现感到不解或是对熟人的突然离去感到伤心。

  “你看上去是想去找凶手的样子...?”

  刺客站在游侠的身前,脸上挂着意义不明地浅笑。游侠微抬起头,眼神怪异地看了他一眼,貌似嘀咕了些什么,随后抓住刺客伸出的那只手借他的力站起身来。

  “嗯哼?你又知道我?”拍打着衣摆沾上的灰尘,游侠没好气地笑着回了句,不知道思索了什么一会再次开了口:“...炼金术师?”

  刺客翻了个白眼。

  “你难道只能想到炼金术师吗??”
      “就他一个用毒的嘛——!要不然你觉得是谁?”
      “用你的蠢脑子好好想想,现在可不是在地牢里。”
      “?!Hey!!明明你死的次数比我还多好吗?!突刺撞枪口的家伙!”
      “你落地踩子弹还好意思说我了!?”

  “我说你们——”

  “给我安静下来啊!!”

  炼金术师毫不留情地给了两人分别一个爆栗。

  “三岁小孩?”看着两人脸上露出憋屈的神情,炼金术师依旧毫不留情地讽刺着这两人平时幼稚到极致的拌嘴。炼金术师半合着眼,手指敲了敲桌面,露出了一丝不耐烦的表情。

  “看吧,你让炼金术师不耐烦了,等着以后的饭菜被下毒吧!”刺客转过头对着游侠说,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十分具有嘲讽意义的笑。

  “!!!”游侠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两人凯撒开始张牙舞爪地扑向了对方

  然后在炼金术师的药瓶威胁下乖巧地站好了。

  炼金术师: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家长了呢

  

  “真不敢相信你们会认为是我毒害的狂战士...?”炼金术师在听完两人的话后摩挲着自己下巴开口道,显然一副失望的样子。

  “不,这只是游侠的观点。”刺客补充

  游侠觉得自己被针对了!

  炼金术师看向旁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没多久,他便突然转过头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说不定是工程师?”

  “???”
      你确定不是你想私心报复人家才这么说的吗?!——来自游刺二人的心理真实想法。

  “应,应该不可能吧!”游侠试图反驳炼金术师这种报复性极强的思路,旁边的刺客跟着点了点头。“工程师跟狂战士也没什么小私仇啊,不至于毒杀吧。”粉发少年说完话后,刺客与他一起同步率极高地点了点头。

  “而且就算是工程师下手,他也应该先毒杀游侠的吧!”

  游侠:喂!

  也许是意识到两人说的也有些(?)道理,炼金术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基本赞同他们的推测。

  “我觉得可能是法师小姐呢...”牧师小姐不知什么时候插入了讨论当中。

  “法师小姐???”

  “嗯。”牧师用手指卷了卷耳边的鬓发,“之前法师小姐跟我抱怨过狂战士先生对待事物的粗鲁简直是冒犯了魔法师要细致的雷区这样呢。”

  “好有道理的样子呢,魔法好像也有有毒的吧...比如我上次拿到的大法师之杖或者扫帚?”游侠半仰头,回忆道,随后偏头看了看周围——法师正在与吸血鬼交谈还未发觉游侠他们那边在讨论与她有关的事情。

  炼金术师轻抿了一口茶水,作思考状思考了一会,张了张口像是要说什么,但还没发出一个音节又把嘴合上了。
  
  “……炼金术师先生有话要讲?”

  “嗯。”被提名的人轻点了下手,抬手伸指,周边的人都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是刺客。“我记得刺客曾经也与狂战士有一些矛盾来着,比如狂战士冒冒失失地冲进boss区域里让刺客死于非命。”炼金术师说道,周边的人也一副有点道理的样子。

  “怎,怎么可能是我?”刺客抬手作字母“X”状反驳着炼金术师,“如果是我我先毒你好吗?!”

  “是啊你上次给了瓶毒药给刺客把他毒死了呢。”一旁的游侠补充。
  
  周边人十分有默契地一起转头看向身上还带有药瓶子炼金术师

  炼金术师:不,我不是我没有,那次是拿错药瓶了。

  

  “所以啊——”游侠屈指轻叩着桌面,“除了炼金术师,法师还有刺客,还有什么怀疑对象吗?”

  “工……”

  “不,炼金术师你不能公报私仇。”

  “机……”

  “不,炼金术师你也不能报复人家儿子。”

  炼金术师被众人取消了发言权。

  “我们这样猜测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刺客悲哀地长叹一声,身子重心一沉顺势坐在那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座位上,将面前那杯疑似被炼金术师装过毒药的茶杯推远了一点,然后获得了炼金术师一个不满的眼神。

  “噢!听上去你有思路了!”

  “不,我并没有喔。”

  刺客被游侠剥夺了发言权

  四人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每个人都像是在沉思的样子,围着唯一的桌子(桌子旁还有狂战士倒下的尸体),有些人好几次想说什么,最后又闭上了嘴,再次保持了沉默的气氛,维持着自己的思考状。

  牧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三位男性,忍不住开了口打破沉默:“有没有可能是圣骑士先生呢?”

  三位男性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并反驳了牧师小姐的观点。

  游侠:我觉得不可能,圣骑士可是地牢里出了名的老实人,不可能会有那些肮脏的小心思!

  刺客:不知道能说什么了,我也只能说不可能了。

  炼金术师:你说是工程师干的我觉得还是有点可信度。

  炼金术师被剥夺了发言权。

  “所以说牧师小姐你到底是怎么怀疑到圣骑士大哥身上的啦!?”在剥夺了炼金术师的发言权后,游侠抱着好奇心忍不住问出了口。

  牧师缓缓地眨了眨眼

  “猜哒8?”——牧师

  “???”
       三位男士再次瞪大了眼睛  

  

  “话说有没有可能是德鲁伊呢?”

  精灵抱着弓,小心翼翼地挤进四人之间与讨论之中。四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忍不住扯出一个颇有些尴尬的笑容。

  “精灵你也来找凶手啦!”与她同为女性的牧师率先将她拉出了尴尬的气氛,其他人的脸色也有所缓和。

  “德鲁伊吗?”

  “他看上去很好呢,但也不是没可能?”

  游刺二人在十几秒后对精灵的观点作出了讨论。

  “果然看上去越好的人越有嫌疑吗?”游侠发言。

  ——那不应该怀疑很好的我之前提过的圣骑士先生吗?!
      来自牧师小姐的心里咆哮

  “等下,德鲁伊跟狂战士能有什么仇?”

  “Emmmm”精灵思索了一会,突然“噢!”了一声,“昨天跟德鲁伊还有狂战士组队去了地牢,狂战士先生不小心打破红桶把我们三个都炸死了呢。那个时候明明就快刷到德鲁伊最想要的武器来着。”

  “都是狂战士冒冒失失惹得仇恨吧!”

  “这样的话精灵你不也有嫌疑吗?毕竟你也跟着死掉了。”

  精灵突然愣了一会,低下头摩挲着下巴,脸上挂回了那个尴尬的笑容:“事实上,我在几分钟前才想起来这件事的……啊,健忘。”
  
       昨天的事已经不能算是健忘了吧!——来自四人的无声吐槽

  “但德鲁伊不是爱记仇的人吧,上次我开完笑说要烤了他的狗他都没报复我诶。”游侠发言,无意间为老好人德鲁伊摆脱嫌疑,“倒是我的干将莫邪被刺客藏起来了。”语罢,游侠还装作恶狠狠地样子对着刺客做出来狰狞的面部表情。

  刺客:不,是德鲁伊陷害的我!他诬陷!!

  “嗯,同意游侠。”炼金术师抱着手臂无视了一旁刺客震惊的目光附和着游侠,“德鲁伊人确定不记仇,倒是我的药罐被刺客藏起来了。”

  “你们是背着我在一起了吗?!还是被德鲁伊洗脑了啊!?”刺客重重地拍了下桌子,猛的站起身来撞到了一直在自己身后的游侠的下巴。

  游侠护甲-2

  “不我们没有。我看不上他。”炼金术师以极其嫌弃游侠的语气发表了言论。

  “我还不要你看上呢???”游侠摸着自己发疼的下巴,把刺客按回了座位,“我还有追求者呢不差你一个!是吧小刺客!!”游侠一边说着一还报复性地重拍了一下刺客的后背,听到后者的惨叫后才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刺客护甲-2

  “我看炼…游侠就是被德鲁伊的狗给啃了8。”

  “!?我一个手刃暴击你可能会死哦!”

  “我看我扔三个药瓶下去你们都得死。”

  三人之间的气氛看上去点燃就炸,每个人都怒视着对方。

  最后三人都在牧师小姐要“圣光普照”他们的威胁下冷静了下来。

  

  “所以说,到底要指认谁?”

  牧师拿着自己的专属木制十字架,双手抱臂看着其他人。炼金术师看起来有话要说的样子,抬了下手,在牧师同意的眼神下开了口。

  “工程师。”

  “好了炼金术师你可以安静了。”

  炼金术师被牧师剥夺了发言权

  “呃...”刺客敏锐的直觉告诉自己现在正在被处于恶魔状态的牧师盯着,自己必须立马给她一个答案,否则自己会获得永不被奶的特权结果。“你选谁!?”他选择转过头去问游侠,后者显然是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摸了摸他自己的后脑支支吾吾地开了口:“ 这个...嘛,那就,那就,法师喽。”

  “好,我选法师。”

  “喂!!!”

  无视游侠不满的叫声,牧师思索了一会这个答案的可信度,然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还算赞同。她因为大脑思考过度而来的一点不舒服感觉轻叹了口气,随后将代表着厄运的眼神投放在游侠身上。

  “!!!”游·答案被罪恶的刺客抢走不知说啥较好了·侠挥舞着手臂试图让牧师转移开视线,但答案可想而知——他在神圣の圣光的威胁下被迫开了口。

  “吸,吸血鬼吧...”

  “吸血鬼?!”突然出现的新嫌疑人名字让其他人异口同声地质疑出声。

  游侠用袖子擦了擦自己脸上并不存在的汗,思索了一会儿。

  “你们不觉得吸血鬼…就是,贵族风和狂战士的大大咧咧很冲突吗?!”游侠手舞足蹈地讲着,他看着其余四人一副“哇哦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瞎编的真厉害。

  游侠:真是我敢讲你们敢信。

  然后是牧师发言

  金发的少女诚恳地用双手握着自己的木制十字架,轻皱着眉,闭上双目,双唇轻碰,像是念叨着什么,过了几分钟她才睁开眼睛,声音轻柔的开了口:“至高无上的主告诉我——吸血鬼是毒杀狂战士的凶手先生。”说罢,她再次摆出那副无比诚恳的样子握着十字架,微仰着头笑着感谢了她的主。

  刺客: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在看邪教施法现场一样!?

  炼金术师:话说真的不是因为吸血鬼四舍五入也算恶魔那类才说他的吗?

  游侠:我真的只是瞎编的为什么要相信我!虽然我知道牧师小姐你相信的是主!Σ

  精灵:保持尴尬的笑容.JPG

  “那么,精灵小姐呢?”感谢完她的主的牧师转头看向了身旁的精灵,问出了口,提醒着现在已经到了精灵她的回合。

  “啊,其实…”精灵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她之前提出的德鲁伊已经被否决掉了,现在让她再想一个还是有些困难的...

  ——还不如跟票呢。她忍不住想

  ——!!!跟票!?
      精灵突然觉得自己想到了解决方案

  “我觉得游侠说的很有道理呢,所以我也选吸血鬼好了。”精·表面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灵这么说道。

  游侠:?!?!这位精灵请您好好的思考

  精灵:不,我不想

  目前吸血鬼的票最多呢。牧师在心里默默计算着票数,用着余光看还在那维持着贵族风拿着红酒杯的吸血鬼先生。看来这只可怜的小蝙蝠还没发现自己快被投出去了呢...牧师在自己的胸口前画着十字,又双手握在一起抵在额前,闭眼念叨着圣经里的文字。

  刺客:邪教二次施法???

  游侠:不是!我说你们还真信啊!!

  炼金术师:我觉得这样不行.JPG

  炼金术师:就只有我觉得工程师嫌疑很大吗?机器人也……

  炼金术师又双叒叕被剥夺了话语权。

  “我想我们还需再确认一下嫌疑人。”做完祷告的牧师还是觉得稍有不妥,说道。五个人又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emmmm,不是投吸血鬼吗?”精·还不明事情发展到哪一步·灵首个发言。

  “我不知道了啦,别问我,反正你们都信了。”游·我编你们还真信·侠发言。

  “其实我觉得工程s……”炼金术师的“师”字还未脱出口,就已经被刺客的突刺和游侠的翻滚堵住了,前面还有一个牧师的“圣光普照”威胁。

  炼金术师:你们自己要挨个发言的。

  “对了。”刺·想法大胆·客开了口。他眯着眼将自己的围巾往上扯了扯,试图挡住嘴说话让看上去酷一点,“就没人怀疑那位可怜的小骑士吗?”

  坐在沙发上的骑士感到后背发凉。

  “骑士???”

  “是啊骑士,有没有可能因为专属武器太烂而随意谋杀人啊,只不过正好谋杀到狂战士这样?”刺客随意地比划了一下,金色的瞳子转动了几下,观察着周边人的表情。

  显然都还是“这也好有道理”的样子。

  “这个理由…确实很有可信度呢。”

  “我也jio的,而且我昨天还看见骑士在给自己的手枪刷漆,看上去就很可怜了。”

  “骑士先生太可怜了,愿主保佑他。”

  “什么换嫌疑人了吗???”

  “嗯哼。”刺客也像是认同自己说法一般轻笑着点了点头,还发出了得意的声音,“毕竟就他一个人的专属武器有了跟没有一样,是我我也会很那个。”

  “想不到你这个敢乱砍桶的人居然会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游侠装作十分欣慰的样子拍了拍刺客的肩膀,被人拍掉了爪子也不恼,笑了几声又开始说起话来,“等会我们来比赛吧!看谁先通关地牢!”

  “说得好像我不敢一样。小心这次在地牢打滚时再感冒一次吧你!”

  “咳咳,先生们。”看着突然兴致勃勃两名爆发流选手,牧师忍不住打断了这两人的讨论,“别忘了当前的事情。”

  “所以就投骑士了是吗?”

  听见不知谁发出的疑惑,牧师看了看自己周边的人,最终还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们去警官先生那吧。”

  

  看着五人在面前讨论几分钟后异口同声地说出同一个名字时,警官叼着那根草叶不知从哪里拿了一个计数板出来,在上面涂涂画画了几笔。

  “啊,除了骑士所有人都投了骑士呢。”警官坐在高凳上,半合着眼看着面前五人有些慵懒地告诉他们投票数量,不出所料他听见了惊讶的声音。

  “全部?!除了骑士的票其他人都给了骑士!?”

  “嗯,我骗不了你们哦。”警官偏了偏头,将手中的计数板传了过去。

  警官确实没在骗人,除了骑士投给的游侠一票,剩余的人的票数全给了骑士一个人,骑士也就被淘汰出局。

  “所以...是赢了吧!”

  “啊。”警官突然笑了一声,没几秒又恢复成了之前那个慵懒的状态,“没啊凶手不是骑士小先生。”

  “诶——?!”

  “难道会是吸血鬼吗?”炼金术师说出了另一位嫌疑人的名字。

  “好了,时间到喽。”警官挥了挥手,打断了这些人的猜测,看了下怀表表示时间已经过去了。

  警官托了会腮,等过了几秒才缓缓地宣告了结局——

  

  

  “是黑暗阵营获胜喔,也就是只有女巫一个人获胜啦...。”

  “噢耶——!!!”五人之间爆出了一阵欢呼声,其余四人齐刷刷地转头望向声源望去——是满脸灿烂笑容的游侠。

  被盯着的人看了他们一眼,得意地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

  ——女巫。

  “我X!居然是你!!”刺客冲上去揪住那位正处于胜利喜悦中的粉毛家伙的领子,每个字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一样,“你让我错过了奖励的宝石!你这个粉毛娘炮!”

  “诶诶诶!没关系我的就是你的嘛!!!把血刃收回去啊!!”

  另外一边的炼金术师掏出了三个装有绿色不明液体的药瓶。

  “?!炼金术师你要毒杀我吗?!”

  “不。”拿着药瓶的人扯了扯嘴角,“在接下来的几天我会在你的饭菜里下毒,并且毒杀你的电视机。”

  “不,你这会让我死掉的。”

  “没关系游侠先生。身为一名牧师,我将会履行责任将你救活,然后炼金术师再继续毒杀你。”牧师小姐和蔼地说出了恶魔般的话语,一旁的精灵后退了一大步。

  “???不不不不不请不要这样子!?”

  

  据说当天人们都看见了游侠被刺客摁倒在地看着炼金术师当场给电视机浇上绿色不明液体的场景。

  游侠:电视机这样就坏掉了啊!不能看了!

  炼金术师:没关系我会委托工程师修好它的。

  游侠:?!你明明之前还要投死人家的喂!!!!!

  

  狂战士:所以有人提醒我游戏结束了吗???【x

  

TBC?

回个坑xxx

是很草的摸鱼。

日常卡bug,然后看他俩gay里gay气

不是我在和庄花约会吗?!

这个bug别修我挺喜欢的【你】

【杰佣】记明焰红·萨贝达的一次“演讲”

#各皮肤兄弟设定慎
#私设一堆,渣文笔






大家好,我是明焰红·萨贝达,我们四个佣兵中的老二。

我们四兄弟是相当的兄弟,不仅一起参加过战争还拥有同样的战争恐惧症,除了衣服和性格的不同,外表可是一模一样了。

但我今天是来述说我的烦恼的,是来谴责的。

我,明焰红·萨贝达,在三周前发现了我的大哥——奈布·萨贝达,近期老走神,走心。在庄园谁都知道,我们佣兵开电机是出了名的慢,何况是四只佣兵在一起。但是他呢?!我那位亲爱的皮神大哥呢?!他居然多次爆米花还用“不小心”来敷衍我,当心跳开始跳动时,我居然看见他的脸上飘过两朵红晕,看着监察者的方向如同思春的少女。

顺带一提,那局的监察者是杰克。

我是谁啊?!我可是我们四兄弟中一向情商……啊,是观察力爆表的人啊!兄弟之间的小八卦没有我不知道的!根据我平时在大哥面前皮的经验来看!

——大哥这是恋爱了

——对象还是个监察者

但说实话吧,杰克面具好看声音苏,下手狠的一批,技能犯规,况且还是个绅士,在庄园拥有众多女友粉,大哥能看上他确实眼光不错。但那是个监察者啊!大哥是忘了自己被他恐惧威慑绑到椅子上飞天的那一次吗?!

恋爱会让人变蠢这句话,我信了。

我试探过大哥几次,不出意料,一直不承认,但在我们聊监察者,聊到杰克时,大哥立马拍桌站了起来,那椅子都飞到几米远了,把四弟刺客吓得够呛的啊。

然后我和两位弟弟听了大哥说杰克的优点说了三个小时。

简直比我听到三弟匿踪绿要和密码机结婚还可怕

有次我们四兄弟开黑,监察者又是那位大哥的梦中情人——杰克。

我和大哥聚在了一起,慢吞吞地用一指禅开着那密码机,当我感受到心跳时,立马放弃密码机跑出去了几米,大哥后面才反应过了,然后杰克过来了。

啊!想到这个就想打人。

这位迷惑了大哥的监察者在看见了离他自己最近的大哥后,转过了头,迈着步子来追远处的我,要不是他带着面具我都觉得他笑容都快飞上天了。

嘴边的利益都不要,怕不是对大哥有意思。

——呵,兄弟。

在我和匿踪绿还有刺客飞天后,我们这三兄弟待在休息室里观战——看在杰克公主抱大哥走向门口。

你们快走吧!庄园不需要情侣!真的!

在我们三人看到这一情景时,匿踪绿和刺客告诉我——杰克在打晕大哥后抱着他到了最后一台密码机那里,然后来找他们俩。

噢,狗男男。

双向暗恋什么的最蠢了你们知道吗?!

为了测试这俩的感情,我在某一局遇到大哥后疯狂爆米花,那时大哥差点没把我摁在地上打死,但已经把杰克吸引过来了我的目的也差不多达成了,而且求生者不能打死求生者不是吗?!

如同之前说的一样,大哥露出了思春少女般的表情,我都已经跑开了他还傻傻地站在那里,杰克到他面前了!红光照在他身上了!他还是纹丝不动!杰克也没伸爪打他!

大哥貌似开口说了什么,当时隔得有点远我没听清,但我看见了杰克的身子顿了一下后,迈开脚步走向了我的方向,随后便是恐惧威慑。

啊,mmp必须要说出来。

但这是大哥的幸福啊,我得忍着。

我跑到安全区那里,绕了几分钟又跑回了大哥身边,不出所料,杰克跟了过来,在他举起爪子的那一刻,我把大哥推到了红光之下……

——哦妈的法克,恐惧威慑

杰克你跟我有仇是吧?次次都用恐惧威慑来打我,再这样我就串通匿踪绿和刺客把你们俩那破事给搅黄。

咳咳,回归正题。

大哥那时很懵地被我推到了红光之下,在亲爱的奈布大哥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倒地了,头上飘着几颗闪亮亮的星星。

我知道这样不太好,毕竟这是自己大哥啊!

——可我当时有那么几秒是开心的。

杰克当时就愣住了,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又看了看跪倒在地上的大哥,最后看向了我,虽然他带着面具但我感觉他的眼神是满满的疑惑,像是在说:“我靠你干嘛呢?!我打到我未来男友了你知道吗?!”然后我看着他迅速蹲下,小心翼翼地抱起大哥,那个着急啊,还举着爪子想一巴掌呼死我的样子,有种把锅全推我身上的感觉。

我为了你俩的破事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吗!?不!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大哥后面也挣扎起来了,挣扎过后就是残血嘛。

大哥当时很大声地喊了一句“你打我干嘛啊!?”样子特别凶,杰克还有点委屈地回了句自己不是故意的然后还把我卖了出去,大哥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样,在那大喊了一堆,两人就在那互相语言伤害,匿踪绿和刺客都跟我站一起了还在伤害。

然后杰克似乎忍不住了,大喊了一句——

“奈布·萨贝达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啊!?”

声音特别大,连别的一局的裘克都过来凑了热闹。

然后两人都愣在了那里,还是大哥先反应了过来,手捂住脸自己的脸在我眼中看上去仿佛是位娇羞的少女,杰克后面也反应了过来,请咳了一声,将大哥抱起走向了大门。

——干嘛呢你们?!干嘛呢?!


——下次是不是改开张红教堂的地图了?我可以找几个慈善家给你们打灯光的。


本来呢,我们四兄弟本来是住在一个房间的。现在,我和另外两位弟弟已经搬到隔壁去了。

不看不看,狗男男秀恩爱。



我,是明焰红·萨贝达。

我后悔了当年的所作所为,甚至想断绝兄弟关系。

叫一个天天对我恐惧威慑的监察者为“哥夫”真的很怪异啊喂!!!

【杰佣】

——答应 @酱醋 的杰佣
——佣兵F4是开黑的组合
——我是二哥【】
——私设一堆,渣

乌鸦展开那对漆黑的翅膀,扯着嗓子怪叫着飞向天边化作一个黑点时,奈布确定自己确实清晰听见了那代表着“求生者可打开电闸”的警报了。

他匆忙地从草丛站了起来,跑向了刚才发出刺眼白光的地方——逃生大门。

——这局实在是太过于简单。

奈布虽然是位佣兵,体质比其他人都好,但也难免会因为这十几分钟之内的过度运动而喘着气。他在绕过一块板子时终于决定在此停下来歇一会。逃生的大门就在他身边的一百米处左右,对于他来说不算是很远,就算是监察者来到,以他的技术还是可以冲向大门,逃出这座诡异的庄园。

“哈……看来还是我赢了。”

带着点嘚瑟的语气对着庄园灰蓝的天空自言自语般地说着,抬起手腕擦了擦在跑步时沾到脸上的灰,那得意地表情还是忍不住露了出来,如果能切换一个环境,想必就是一副拆开礼物后的孩子的表情。

但这一局实在是有些诡异。

他没有看到监察者,可有时会有隐隐约约的心跳声,但持续还没几秒就消失了,自己的兄弟们也在有一次偶遇告诉自己他们在破译密码的过程中十分顺利,就连那位平时苟活到最后的明焰红——自己的二弟这次也光明正大地在庄园里瞎溜了很长时间。

——这局监察者怕是在挂机……

在协助自己另外三个兄弟破译最后一台密码机时自己因为遇不到监察者而露出了这样的想法,现在一想难免是一件好事。

“有点无趣。”

手臂发力撑起了自己的身子,站在板子后活动活动了发酸的手臂之后,缓慢地走向了已打开的大门,不出所料,自己看见了站在大门等待自己的兄弟们。

奈布听见了自己有规律的心跳声。

心跳声逐渐加快,他试图平稳自己的呼吸。

——这不是正常的心跳。

离大门还有几十米的佣兵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抬起头——大门处的三人恐惧的目光一一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像是在惧怕着什么。

惧怕自己?有什么好怕的?都要逃出去了啊!

奈布重新向大门的方向移了移脚,直到感受到了红光的存在。

——遭了……!

可怜的奈布感受到了背部剧烈的疼痛和身后的压迫感,视线的模糊让他明白到了自己现在的可悲处境。

恐惧威慑。

——不得不说这是个恶心的东西

倒在地上视线模糊的奈布愤愤地想着。

“大哥!”

在目睹了自家大哥突然被袭击的景象之后,待在门口的三人也看清了这局中“恶意挂机”的监察者杰克,心中也产生了一些恶劣的词语贴在这位针对大哥的监管者杰克身上。

——怕不是对奈布有意思哦

身为兄弟中的二哥——明焰红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问题,露出平时恶作剧后的浅笑让另外两位疯狂做出表情试图吸引杰克注意力的两位弟弟安分下来。

“我记得……”

“我们的大哥也不小了吧?”

抄过手臂,怀抱胸前,做出交叠环抱的动作靠在大门的边上,话中开玩笑的语气还有末尾延长的声音分分钟让人浮想联翩。

匿踪绿与刺客靠着兄弟之间极强的默契度在几秒里get到了自家二哥的言外之意。


跪倒在地的奈布隐隐约约看见了自己那两个傻弟弟跟在了明焰红的后面。

本来带着一丝感激的眼神瞬间变成怨恨。

他们……

他们居然逃走了!!!

——你们不是要来救我了吗?!可爱的欧豆豆们啊!

奈布心里苦,但他不说。



这局的监察者满意地看着那三位佣兵走出了大门。

虽然带着面具,但忍不住的几声笑声暴露了此刻自己的脸上带着笑容的事实,心里感谢着那位红色佣兵的善解人意和对自己与他大哥的祝福。

——感谢自己有这样的弟弟吧。

杰克先生看向了那位放弃希望的佣兵,一个弯腰将他横抱起来,让他远离庄园这片算是脏兮兮的草地,出乎意料,这位奈布先生没有挣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任了自己。

“晚上好,奈布先生。”

怀中的人没有应声。

“你的弟弟们很善解人意呢。”杰克哼哼地笑了几声,跨着细长的双腿在这庄园中不急不慢地走着。

“啊,他们那群忘恩负义的人。”

感受到狂欢之椅熟悉的触感,奈布最后还是开口主动应了这位监察者的话,荆棘勒在身上的痛觉也是这么的熟悉。他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有些气地瞪着这将自己送回庄园的监察者,但也许是发现这并没有什么用而低下了头,干脆再次选择了不搭理人。

也许能理解为死后的倔强。

杰克也是好脾气,见对方这副样子也不愠怒,反而面具下的笑意越来越深——即使这位佣兵先生并看不见自己的表情。

手上出现了一朵不知从哪拿出的玫瑰花,不顾奈布抬头的那一刻的惊讶神情就轻放在了那人的手心里,花枝上的刺早已被自己去掉也不怕刮伤这位先生的手心。

杰克第一次摘下了自己脸上带了许多年的面具。

他面具下的脸实在是好看的让人嫉妒。

此时,杰克露出了一个浅笑,眼睛微眯,丝毫没有羞耻之心地望向狂欢之椅上的奈布。

他俯下身子,唇畔凑近奈布的耳边,平时的声音原本就好听,没了面具的的阻碍,那声音更是清晰。

杰克的话中带着笑意,话在奈布耳边响起——










“你要飞喽!奈布先生!”

“皮断腿了吧!”




CNM!听见没!CNM——奈布

[errorberry] 蓝色妖姬and满天星

-errorberry!
-与标题无关/捂脸
-是拟人!拟人!拟人!!
-有ooc,短打,error情商莫名高(大概)预警
-error视角,所以这里的“我”就是error

   我来到blue的花店。

   铃铛清脆的响声传入耳中,抓住门把,稍微用点力地推开花店的门,微微抬眸看去,便看见那位名叫“blue berry”的少年站在柜台那里,包扎着花束。

   blue的那头白发看上去很软,实际上确实如此,有一次我无意间碰到过的感触证实了这个想法,那感觉就像是碰到了一只毛茸茸的动物。heh……我知道把人形容成动物不太好,但确实很像……兔子?我站在花店内思索了几秒,有些好笑地定下这个结论。我扭头看了看身旁的那些花,花瓣还未全张开,显然是刚开不久的,看起来极其脆弱……

   “error!”

   小家伙兴奋地叫了声我的名字才让我回过神来。

   我应了一声,便走到柜台前,看着台面上那些被剪掉而落在桌面上以无用处的枝叶,又瞄了眼那包好的花束——是蓝色妖姬。这束蓝色妖姬很漂亮,花瓣饱满还沾着露珠,应该是blue的客人向他订的吧?
 
   “…下,下午好,blue……”向来不擅长与人交流的我有些生疏地向他打了个招呼,摸了摸自己脸上不知为何一直存在的泪痕,直到这小家伙眨了眨那双星星眼笑着回了句“error下午好”,我才放下心来。
  
   blue放下手中的剪刀,偏了偏头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突然间笑了起来。

   “是蓝色哦!”他扯着我围巾的一角跟那束蓝色妖姬作了个对比,我先是被吓了一跳后才楞楞地看向这两物。都是蓝色……我想。我把视线放在blue的身上,定了定神,准备听他接下来想说什么。

   “蓝色妖姬很漂亮,对吧?”

   blue捧着那束蓝色妖姬,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

   我看见阳光透过花店的落地窗,洒在blue的身上,将blue的那头白色染上一层淡淡地金色,他的眼睛很漂亮,是天蓝色的,像蓝宝石一样……不对,是很独特的星星,就在他的眼睛里无时无刻都在闪烁着……

   “error……?”blue再次将我从思考中拉了回来,当我回过神来时,手中就已经抱着那束蓝色妖姬了。花瓣上的露珠反射着阳光,它们闪着微光,如同一颗颗小宝石,但却没他眼中的星星亮……在此刻我这样想着。

   “这束花送你了!华丽的sans的礼物!”

   “…啊,呃…谢了,blue。”我有些紧张,甚至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位沉浸在暗恋当中的少女,还是蠢极了的那种……我腾出一只手揉了揉自己那头黑发,看着blue的笑容一时有些难以开口说话……

   “麻烦帮我……包一小束的,满天星。”

   “啊?好的!error!但error你怎么对满天星有了兴趣啊?”

   面对blue的问题,我的大脑突然如同电脑死机了一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迷迷糊糊地,我说了一句让我自己十分记忆犹新的话……

   “它让我想起了你眼中的星星……”

blue:……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么啊?!

   我靠我到底在对blue说什么啊?!

TBC★

★然后两人在一起了★

/不你

-可能会有后续吧?可能吧?

王者的新cg好看爆了!!!但是!!!!

怀英什么都没做错啊!为什么要让他被李白一脚踩脸然后一脚踩中肩膀然后右脚一勾掉房顶啊!还脸着地啊!

马可:请不要砸到我帽子。

最可怕的是居然连个正脸都没有!

狄吹人士很不满!!

不想吐槽自己

今天一个人在家,看车,是的,就是小  黄  文!
然后外面有警车响了……
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我要被抓了吗!?!?

警察:我怀疑你们家有人涉黄赌毒!
我:没有没有没有
/不是

上课忍不住摸渐扇儿的au
chara和sans都超好看的
可惜画不出来xxx
太难看了就不艾特了

没写完文的理由/不